房屋诉前保全是否有优先权

诉讼保全

  保全申请人对保全的财产是否现有优先权的问题,理论界一直有不同见解,国外也有不同的立法例。财产保全到底是程序优先还是实体优先,也有不同的观点。那么,依据我国现行的法律及司释,房屋诉前保全是否有优先权呢?针对这个问题,相信好多人是不清楚的,同时也是比较关心的,那么接下来,华律网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相关的知识,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件,对相关内容有不太清楚的地方,可以阅读下面文章,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依据我国现行的法律及司释,采取财产保全的债权与其他债权相比并无多少区别,更无任何优先性可言。

  《中华人民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不能执行或者难以执行的案件,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从这条中可以看出,保全的目的是为防止财产流失,避免执行落空,诉讼财产保全的作用在于他方当事人对自己持有的财产实施转移、隐匿或灭失等损害债权人利益行为的发生,其只是一种诉讼性措施,而非设定一项优先受偿权。而且在法院依职权采取保全措施的情况下,债权人更不可能因法院的主动行为而取得优先权。

  从上,作为诉讼保全措施,查封、、冻结等的效力包括程序法和实体法两方面:一是程序法上的效力,即先采取措施法院的处理有先主持分配权限的效力;二是实体法上的效力,即先采取措施的案件债权人是否享有行使优先受偿权。从我国法律关于重复查封、冻结的明确看,先行采取保全措施法院在程序上有优先处理查封、冻结财产的,应是无可争议的。但实体上当事人是否享有行使优先受偿权,法院是不是必须将保全财产最终执行给申请保全债权人,法律上则无明确的。

  可见,财产保全的结果只是不让当事人启动所保全的财产,并不必然产生执行时“优先受偿”的效果。另外,在一些涉及债务清偿及清偿顺序的法律及司释中,也明确了诉讼保全不具优先权的原则。

  我国《破产法》,受理破产案件后,对债务人财产的其他民事诉讼和执行程序均应中止或终结。作为诉讼程序内的具体财产保全措施显然也包含在内。此处中止或终结的目的是为了使各债权人平等受偿,从一个侧面否定了财产保全的优先受偿权。

  《最高关于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第102条、105条也了在法院受理以被执行人为债务人的破产申请的,应中止执行,被宣告破产的应终结执行。参与分配虽然不同于破产程序,但其在性质上类同于破产,其分配的顺序和方案也参照了破产的。对此,笔者认为,在被执行人财产能够清偿其全部债务时,采取保全措施的债权人享有行使优先权;在被执行人财产不足清偿其全部债务时,采取保全措施的债权人不享有优先权,但在具体分割被执行人财产时,可以根据申请保全的债权人所付出的诉讼成本大小,由执行运用其裁量权适当调高该债权人的受偿比例。

  《执行》中更明确了这一原则,第93条:“对查封、或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申请参加分配程序,主张优先受偿权。”本条中的可以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情形没有已实施财产保全措施。但有人提出本条中与物权并列的那个优先权应包括财产保全。此处的优先权的范围指的是什么,《执行》中没有作出解释,另人费解。这需要对优先权的性质加以分析。

  优先权又称先取,优先权是一项物权,是指特定债权人基于法律的直接而享有的就债务人的总财产或特定动产、不动产的价值优先受偿的。优先权最根本的特点是性,即债权人优先受偿的来源于法律的直接,没有法律的,就没有优先权。如《法》中的抵押权、留置权、质权优先权;《民法通则》的房屋承租人对所租住房屋、共有人对共有物的购买优先权;《海商法》确立的船舶优先权制度;《法》和《民用航空法》分别确立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优先权和民用航空器优先权等。目前,我国民法对优先权未作总体的,但近年来在一些特别法中都了具体的优先权制度。如《中华人民国海商法》确立了船舶优先权制度,《中华人民国法》和《中华人民国民用航空法》分别确立了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优先权和民用航空器优先权,《中华人民国合同法》第286条又确立了不动产工程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制度。除了这些法律的优先权外,其他普通债权,包括先行采取查封、或冻结措施的债权,在参与分配的情况下均未被法律赋予优先性。因此,《执行》第93条中的优先权当然不包括财产保全。

  通过上文可知,优先权最根本的特点是性,即债权人优先受偿的来源于法律的直接,没有法律的,就没有优先权。希望以上内容可以帮助到您。如果您还有任何疑问,欢迎在华律网进行在线律师咨询,我们会针对您的问题及时解答。

« 上一篇下一篇 »